建立延緩報償的習慣 -- 鄭石岩我的孩子念幼稚園時,禮拜六、禮拜天,偶爾會帶孩子逛百貨公司,順便買些東西,逛逛書店。出發前我會跟孩子說:「明天我們去逛百貨公司,你們想不想去?」「想去!」我說:「去的時候,當然會帶你們到玩具部,但是如果你們不講理,到時候在那個地方耍賴,那麼你最好不要去,能夠約束自己的人才去。」他們說:「我們要跟你一起去。」「好極了,那就必須講好,爸爸和媽媽都是上班族,一共只有這些錢,不能超支,所以我們出去時先買吃的、穿的、用的和文具,這是用錢的優先順序,對不對?」「對!「再來就是買你們的玩具。」「對!」我又說:「如果有剩錢,一定會去買玩具,我們儘可能多留一點錢,不會疏忽玩具的。如果最後我們酒店打工的錢買不起玩具,那就要衡量我們剩下的經費來買,這樣贊不贊成?」他們齊聲說:「贊成!」第二天就高高興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出發前我還會先徵詢:「如果想省一點、多留一些錢買玩具,我們就不搭計程車,坐公車去。」孩子想一想說:「坐公車、坐公車。」節省的精神就出來了。一路上我們有說有笑、高高興興的在街上散步,到了百貨公司,東西都買好了,就一起到玩具部去? 快到玩具部之前,我總是會蹲下來提醒他們,別忘了我們現在只有這些錢了,如果你要買玩具超過我們的預算,我們就可以把錢省下來,下次來時再積兩次結餘的錢來買。他們就問:「老爸,那你一共還有多少錢?」我就說:「你看看,就這麼多。」這樣一來,他們很快就學會算術了。一進去,他酒店兼職們看完後說:「老爸,我要買搖控汽車,那一部車子我最喜歡。」我問:「好啊,可是我們今天的錢夠不夠?」「不夠。」「那怎麼辦?我出一個點子好不好?」「好。」「那我們就盡情的把所有的玩具,看個過癮再回家。我們今天就不買玩具了,下一次我們儘量剩錢來買那個玩具,可能要分兩次或三次的結餘,才有辦法買,這樣好不好?」他說:「好!」於是我們專心的欣賞玩具。看完後再問他們:「買不買?」他們說:「不買。」我覺得不好意思,就說:「那個小老鼠一隻才五塊錢,我們買一隻好不好?」他們說:「好吧,也好。」就各買一隻玩具小老鼠。到了百貨公司門口,我說:「你們表現得太好了,我們到地下室買根棒棒糖鼓勵自己。」 就一人拿了一根棒棒糖,高高興興酒店經紀、浩浩蕩蕩的準備回家。「現在是搭計程車好呢?還是坐公車好?」他們說:「坐公車好。老爸,這個錢要省下來,是要買那個玩具的哦!」小孩子從這樣的活動裡學會了如何累積、如何節省,甚至學會了一種很重要的習慣─延緩報償的習慣,不會非要不可。一個人如果看上了一樣東西就非要不可,那是一種很大的性格缺憾,台灣話叫「破格」,是很不好的。我們要慢慢的從生活當中,去培養孩子基本的生活習慣,他就學會負責,知道自己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隔了一段時間,孩子都長大了,不願跟我們一起去百貨公司。有次我 和 太太去逛百貨公司,兩個人逛呀逛的就到了玩具部,我看到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有個媽媽抬高聲音說:「上個禮拜才買,這個禮拜又要買。」儼然在告訴酒店工作大家,我的孩子不講理,我不給他買原因是上個禮拜才買過,不是不買給他。我覺得這個媽媽有點心虛,不給孩子買玩具有什麼好丟臉的?不買就是不買,要講清楚,可是她的方式有點走樣,這個孩子又非要不可,她就拖著他走,那個孩子兩隻腳蹬著不走,她就啪啪兩下好響亮、好清脆的耳光,孩子哇的哭了起來,她拖著他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我看到那一幕,感覺到很多父母,不了解怎麼帶孩子,所以我一直希望天下的父母都能知道怎麼把孩子帶好,建立一個讓每個孩子都有信心,能夠在生活上適應得很好的社會。摘錄自【親子共成長】遠流出版@

sj63sjt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請聽我說 如果小孩子沒有笑容台灣,請聽我說  如果小孩子沒有笑容 【聯合報 ╱吳錦勳採訪 ╱吳念真口述】 2009/08/29 聯合報副刊 今年五十七歲的吳念真雖然很會拍廣告、很會說故事,但他真在意的是:「台灣越來越沒有這種自然凝聚的真情。」他說我們活在一個人與人之間信任越來越稀薄的現實,但在心裡又對過去真情甜美無比眷戀,「而偏偏情義和真情是台灣現在最缺乏的東西。」 他想經由戲劇,讓大人重新找到真情,讓小孩可以放肆大笑。談到台灣的未來,他吐了一口長煙,意味深長地說:「如果小孩子都沒有了笑容,我們這一代這樣拚死拚活的車拚,又有什麼意義?」 1. 台灣傳統的情感  情感,是台灣最可貴的東西。我有個病態的習慣,我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十幾年的老朋友好不容易見面了,分別時說了「再見」,他轉身走了,我下意識會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他遠去的身影,好好仔細地記住他的背影。因為我很怕,他這轉身一走,就是永別。 這是九份礦坑長大的我,面對人生不測的一種潛意識反應。以前爸爸早上下坑,我們擔心他晚上會不會回來,大家做的都是危險的工作,不知道你哪天會出事,因此朋友間的情義和承諾特別重要。情義和承諾的背後伴隨的叫「信任」。我知道我幫你做了什麼事,你以後一定會幫我做什麼,而且不必講出來。 十多年前,我爸得到礦工的職業病 ── 矽肺病住院,已經末期了,罩呼吸器,住加護病房,有一天我們去看他,等我們走了之後,他就從四樓打開窗戶跳樓。這對我的打擊很大,那天我記得剛好是颱風夜。他過世前跟我說:「我的喪事你放心,因為你爸爸幫過很多人。」真的,那天晚上八點多我爸出事,我打電話給媽媽,消息一傳開,夜裡十點多,外頭大風大雨,我家客廳卻擠了二十幾個人,幫媽媽處理事情。 我爸那些朋友都已經五、六十歲,而且都跟我爸一樣有矽肺病,出殯那天卻堅持要合力把棺木抬上山去。原木棺很重,十幾個人這樣撐著,我站在他們後面,看到他們的腳在階梯上顫抖,一步步踩著上山 ……直到今天想到那情景,還是會忍不住哭出來。 我們九份那個老村莊,民國六十幾年就沒了,消失三十多年了,但我最近還要去吃我媽的換帖會,之前也有我爸的景觀設計換帖會;村子沒了,但關係還在。你當然會很珍惜這種感情。 2. 為什麼我們不再彼此信任? 這就是台灣人說的:「人啊,互相互相啦!」因為信任在裡面。有一天,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不見了,就不會輕易承諾什麼。現在這種傳統情感、承諾或是情義,慢慢沒有了。為什麼?我不知道,是社會慢慢進步,是政治操弄,還是大家都講謊話,承諾變得都是假的。 現在的我不相信報紙寫的、電視播的,統統不相信。想到有一次在街上遇到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哈啦一陣,臨走的時候他一本正經地說:哪天一起吃個飯吧?那時才五歲的兒子忽然問我說:「啊,他也沒給你電話、住址,你們要怎樣約吃飯?」連小孩都可以一言拆穿,大人啊都是嘴上講講而已的,攏係假的!我後來發現一個很矛盾的現象,人與人的信任度沒有了,但人與人之間對舊有的,最單純的情感,基本上還是眷戀的啊。 現在台灣人為什麼那麼渙散?回想以前的老時代,雖然很專制,但是他給你塑造一個很壞的敵人、萬惡匪幫、中共蘇聯 …… 這些敵人在「外面」,把共同仇恨丟在一個很遠的共同目標,大家在台灣可以彼此取暖,火苗也會旺一點。像是我們少棒打贏了,不管藍綠舉國歡騰。 可是到了有一天,這個敵人慢慢轉換了,轉換成「黨內」和「黨外」,轉換成國民黨和民進黨,兩邊鬥,敵人不在遠方,變成「敵人就在你身邊」。以前是共同對外,現在是往內切割,彼此跟自己先斬先剁。 現在連火苗都分了,各人取各人的暖,這是不健康的。你現在打開電視,不是藍的、就是綠的,沒有告訴我們一個遠的、要共同面對克服的目標。嘸嘛,台灣現在最缺乏的,就是看不到共同目的。 這幾年來,我最要好的朋友都因為政治的色彩而遠去,這是我人生最感慨的事。你那麼好的朋友,一起弄電影的,有一天你發現,啊,他們主動把你分成什麼類!也許有人錯想了我,我其實很簡單,只要我覺得你人不錯,那你叫我做什麼,我就 OK 。老實講,政治對我來講沒那麼偉大,政治能改變世界嗎?不多。但朋友對我很重要啊,而且各人有各人的政治選擇。 3. 每個族群各有憂苦,只是欠缺彼此瞭解 我創作很在意溝通,這是我創作的態度。台灣就是有不同的人,你不知道我的故事,我也不知你的故支票貼現事,我不知你的憂苦,你也不知我的憂苦,然後就用我自己的立場來猜測你。我小時候覺得很幹,為什麼我們的老師跟警察都有配給?他們真好命!至少都有麵粉可以領。啊,我們怎麼沒有? 後來長大才發現,他們也有他們的憂苦啊,如果早一點知道,不是可以省去不必要的猜忌嗎? 我在九份長大,原本和老兵關係比較遠,還好我有當兵,我親眼目睹了老兵這個族群的故事,看到很多悲哀的細節,後來我參與了或寫了很多老兵電影的劇本,像《搭錯車》、《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海峽兩岸》等。 我當兵時,和老士官長感情很好。我是營的行政士,領錢、管錢,總之是管柴,米,油鹽那一類的事。我們營長很嚴厲,叫我把老士官的安家費,直接匯入他們家戶頭,千萬不要手頭交給老兵,省得他們跑去「八三么」(軍中妓院)或者賭博用光光。有些台灣兵不愛聽他們講話,好奇心重的我卻會跟他們亂哈啦、聊天,我講到我父親如何辛苦,一聽他們也一樣,慢慢就了解到,喔,這群人也有他們自己的故事。 民國 64 年,我退伍前的那一年,原本老兵不准結婚的規定,終於解禁了!我們營裡十幾個士官長、作戰官,全部一窩蜂趕著結婚。他們十八、二十歲來台灣的,到那時已四十幾快五十歲了,再不結就沒機會了,都到台東買太太。我每天忙著為他們寫「申報書」,新娘叫什麼,思想忠不忠貞啦,反正什麼都要寫。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有一幕就是這樣,老兵拿出畢生積蓄,五疊百元鈔票往桌上砸下去,左右二疊啪地用山東腔說:「你他媽這是手!」再往下啪地砸二疊:「你他媽這是腳!」最後一疊往兩腳中間啪地砸下去:「這個你他媽就是 B !」他們用這種心情買了個太太。你在旁邊聽,當然會心酸啊!後來我就很想寫老莫這個我遇到的故事。 我退伍時,作戰官很慎重地送我一張他和新婚太太的照片,背後很正式地寫著:「賀!念真光榮退伍,前途光明。」並且兩人還很正式地簽上名字,可見他多麼滿意結婚有家室。隔年,其實也才幾個月後,他們部隊來淡水,我去看他們,天啊,作戰官整個頭髮變白了,旁邊人噓小聲講,叫我絕對不要提到他太太,「跑掉了!」我很 shock! 你看到那種狀態,感受到那種悲涼啊。他們年紀大了,好不容易娶了太太,有汽車借款了家才會有歸屬感,可是太太又跑掉了。如果沒有了歸屬,他的夢永遠在那邊(大陸),而不會是這裡。很多老兵最後就是要有一個家、一塊田地,他要的就是一份歸屬嘛。 後來,我跟孝賢認識,他跟我講一句他爸爸說的話:「他們從來不會想到會死在這個南方的島嶼上。」他父親在光復不久就已經來台灣,寫信回老家,說台灣的自來水怎樣怎樣,一開水龍頭都有水 …… 他們沒有想到要在這裡待多久,買的家具不是藤的,就是竹子做的,沒想到會留在台灣。 4 改朝換代 政治力粗暴的扭曲 政治是這麼殘暴現實,我父親有一句名言:「阿伊嗚ㄟ喔,一眠睹到ㄅㄆㄇ。」日本政權走了,國民黨來了,好像是一夕之間的事。對我父親那輩如此,對老兵也如此,人生都在一夜之間被政治力量扭轉了。 像我爸為什麼來挖金?因為故鄉的二二八經驗。那時九份的淘金客全是台灣各地來的人,來的理由各不相同。我爸爸是一個不會講故事的人,他很少主動講他的人生,後來我才從很多親友破碎的資訊裡拼湊出我父親來九份的原因。 原來是二二八事件的時候,他在嘉義一家中藥行當學徒,店裡一個中醫師因故牽連,結果死掉曝屍三天,沒人敢去收屍。我爸爸不忍心,偷偷買了香燭金紙,遠遠祭拜他,後來他老闆知道了,不敢再留他,他只好離鄉背井出走。他那時只有十五、六歲耶,算是很有膽量,也有點浪漫情懷吧!他一個人來到九份,在礦坑討生活。後來他入贅吳家,我因此才姓吳,我的弟妹姓連,他說這叫抽「豬母稅」。 我記得小時候有一天,他帶我去山裡很遠很遠的山神廟,忽然有感而發說:「一隻鳥仔飛到鳥籠內。」那一代的台灣男人心裡很壓抑,滿腹苦衷,就連結束生命的方式都一樣。在我父親心裡,他會覺得,不是都說是祖國嗎,這個祖國怎麼對我這樣?那種驚嚇和文化的落差,那種情緒會影響一輩子的耶!連外省菜都讓他討厭,好比麻婆豆腐啊,他覺得那是什麼菜,這是很奇怪的情緒,卻很真實。 政治既然這麼殘暴,我就覺得這些年輕搞政治的,明明知道過去老的政治人物把台灣的人、台灣的人性、台灣的心都搞得亂七八糟,但還去做一樣的事。  台灣人民有了民主,但不知道怎麼使用民主嘛。  就像最近英國一個流浪漢中了樂透,汽車貸款他就去買古堡,還喝酒喝到掛,後來他終於發現這個彩券給他的,只是一個沒有用的古堡、一大堆空酒瓶,還有電視機和一堆 A 片而已。 現在民主的濫用是,不管你講什麼我都可以兇回去,這些都好像是民主理所當然的一部分。像網路上有些邊緣性格的人寫說:「吳念真也不是好貨啦,把他抓到土城去賣伏冒。」這些言論都不必負責,他也沒有搞清楚事情,自己爽一下就好了。 5. 我的工作就是「溝通」  台灣太少那種情感分享、平和理性的溝通。我小時候,因為文筆不錯,替村民讀信、寫信,村民還湊錢送我一支鋼筆,算是肯定我。 教我寫信的師傅也是礦工,我從他身上看到一種典範,他把信裡傷人的字眼,改用另一種委婉的方式,向不識字的村人解釋。 如一個在外地工作的姊姊想要嫁人,但她媽媽一直用弟妹還小要讀書為理由而拒絕,連續逼她分手三次,最後一次換男方寫信來講「虎毒亦不食子」,他就用讀信的機會,化解紛爭誤會。他把自己的知識貢獻給知識比他低的人,而不是反過來利用知識,去掠奪知識比他不足的人,我這輩子就認識他這個「知識分子」。 我除了讀信,還得常常為不識字的村民念報紙,而且要把一個搶案、分屍案,添油加醋,編得津津有味,如果編得不夠清晰完整,老人們會吐槽說:「唔對唔對,愛安捏安捏才對。」我又得重新順過一次。我小時候讀信寫信、念報紙,就是一個溝通者。現在我是導演、拍廣告等等,如果我的工作算是媒體的一部分,那我的工作就是「溝通」。 對於我,我們這些朋友,我們做這些戲劇,就是很單純地想到,有沒有一件事是我們可以一起做到的。晚上可以看戲,看囝仔笑,就免看嚥氣的新聞,同時也可以看到台灣的希望。我們都希望,不管哪一群人在這塊土地都找得到自己的「歸屬」。這樣力量才會凝聚,才不是「軟膏膏」。 如果我們大人把台灣搞亂了、搞砸了、搞毀了,小孩沒有笑容,我們這一代拚死拚活「車拚」是為什麼? 我們是不是看孩子高興歡喜,有笑容,這一切努力才會有動力?  最後,我們能不能聽到一句:「爸爸,謝謝你!」

sj63sjt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聚寶盆~車床製作過程圖片 聚寶盆幾乎都是拾獲漂流木裁剪製作,有幾個真實故事:1、總是會有居住在河邊的人家偶而用機車,或者用小貨車,載著一堆乾乾黃黃的原木到加工場問老闆這些木頭要不要,老闆跟現場的客人就會到貨車旁睜大眼睛仔細端詳那些木頭,我剛開始看不懂木頭,就仔細注意每裝潢個人的表情,老闆很妙;看了看會說﹝這個媽子沒用拿回去燒﹞或是﹝這個撞的太厲害也沒用﹞,﹝這個妹呀車起來太小不行﹞遇到有用的,就會跟客人說可以,客人會問老闆多少錢可以買,老闆會幫忙出主意,客人就跟木頭的主人開始殺價,有時候客人之間也會相互競價,通常都是數百元至一兩千元搞室內裝潢定,賣主會很高興,更多次賣不掉的,賣主都是垂頭喪氣,賣不掉的就拿回去當柴火燒掉。老闆說這些木頭要在河邊撿拾很多天。2、聽加工廠客戶們聊天說的;八八水災的時候,有原住民用貨車載著一棵漂流木約三噸半重,貨車都歪一邊了,老闆說這是亞杉可以買,價錢就不清楚買多少,當場請來會用室內設計鏈鋸的﹝會長大人﹞開始鋸木頭,七呎長、四呎直徑的木頭,切到最後只能完成一個八吋直徑七吋高的聚寶盆,買木頭的人,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常常拿出來提說﹝木頭很難說,外表那麼大,裡面有裂、孔、沒人能保證做出的成品有多大﹞。3、更多不知從何而來的漂流木,鏈鋸一鋸開,泥鰍孔、水心裂裝潢縫很大、木頭腐爛嚴重、太乾燥千瘡百孔,或是因為強烈撞擊切開後,木頭直接從年輪處自動剝落,要尋得一截完整的木頭,實在非常不容易。 個人運氣不錯,認識一位貴人﹝會長大人﹞,這位會長先生對於台灣樹種認識極多,在後來的日子裡向他學習認識了很多的台灣樹木,以及各樹種的特性建築設計

sj63sjt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巴克受到影響了東區居酒屋http://news.bbc.co.uk/2/hi/business/7721166.stm星巴燒烤克內部重整,造成獲利大幅度下降= =!!一億的獲利降到五酒肉朋友百多萬是什麼啊....

sj63sjt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開洋葷囉1/3花蓮我來了媽咪和Monica阿姨策畫了快3個月從9月講到10月,再延到12月最後敲定是聖誕夜出發黃昏抵達花蓮更加一位吉莉姐阿姨和吉莉一路上吉吉就是這個標準姿勢從台北 站 到花蓮真是厲害出雪隧了進去時還來不及從行李裡挖相機出隧道口也一定要回頭拍一張喔人們啊一路上就是拼命挖相usb機照相的何不就來一個純欣賞呢??這次聽說是3人4狗1車遊山玩水媽咪和我都很嚇到出發前兩天起媽咪就一直在我耳邊叨叨念著:"別緊張喔,第一次出去玩別怕喔"其實我想最忐忑不安的就是她完全不知道究竟要怎麼準備出發當天還看她手忙腳亂的亂塞行李吃的用的我的零嘴辛苦了喔反正我就是依照安排位置坐usb上車東看看  西望望  偶而發聲警告一下吉吉瓜瓜  別太靠近嘿嘿請各位客官評評理這樣的座位他們可不是故意要  太靠近 的好嗎??出雪隧後不久就到宜蘭了也是午餐時間大家決議在宜蘭先吃點東西墊一墊肚子雖然是隨便吃總不能來到宜蘭還是 吃 "M" 吧?總要是說得過去的知名小咖啡弄吃啊.. 吉莉姐強力推薦  員山魚丸米粉最後找到了臨路邊可停車又有我們下車坐在桌旁的一間店瞧瞧這家店的門牌有意思吧???午餐是他們的索性牽繩坐一旁用聞的這時候我已經到店鋪旁邊鋪好柏油的鄉間小道上散步很久了當然我會乖乖坐在一旁啦你看山路彎曲後面的一人三狗已經被甩到東倒西歪固態硬碟Monica阿姨赫然決定靠邊休息一下請大家表達意見嘿嘿不用問啦直接靠邊讓我們舒展一下筋骨順便解決一下好嗎??疑??不是要繼續趕路嗎??為什麼要停下來呢?(原來大家要舒展一下筋骨,報平安,走動一下)你看得出來我是那一隻嗎?大家都是黑花白?突然在還沒有消化掉員山冬粉前突然又停下來原來是農會的 固態硬碟三星蔥油餅

sj63sjt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